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港珠澳大桥隧道成功上演"海底穿针" 背后经历什么
【字号: 】【打印】【关闭 2017-05-04 11:03:20    来源: 南方日报

  潜水员准备下水作业。

   5月2日22:33,港珠澳大桥海底隧道最后12米完成对接,成功上演“海底穿针”,标志着大桥建设进入新的阶段。

   8年建设历程,每一个环节都充满挑战和突破;每一个突破背后,都是一群人的艰辛付出。在这个世纪工程的建设一线,数千名建设者日夜奋战,用自己的技术、智慧、汗水、奉献,保障了建设的顺利推进。在隧道工程收官之际,南方日报记者走近这些幕后英雄,聆听他们的故事。

   1 潜水员

   “凡是水下活儿我们都要上”

   2日中午,港珠澳大桥沉管隧道最终接头缓缓吊装入水,与它同时入水的还有一支来自烟台打捞局的潜水队伍,他们将在水下不断监控、调整对接精度。直到对接精准完成,这支队伍才从海底浮出水面。

   潜水队副队长郭旭理和27名潜水队员承担了沉管隧道全部的水下工作,他们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多少次一头扎入水中。东西人工岛、桂山岛深坞、沉放安装海域的每一处水下,都留下了这支潜水队伍的身影。检查、测量、清淤、录像、拆件,“只要是水下的活儿,都是我们上。”郭旭理说。

   “下水检查被浪冲回来了”

   经历了33节沉管安装的潜水员,原已是驾轻就熟。而这最后一次,更大的工作量、更高的危险性和从未有过的吊装沉放方式,都让郭旭理和队员们深感压力。

   “底下只有9米宽,水流非常快,什么也看不见,下水检查竟然被浪冲回来了。”最终接头安装前,潜水队员们每天要下水检查清理两侧沉管的端钢壳,确保对接时不受影响,“海草长得很快,4天就能长一层,要不停清理”。

   让郭旭理记忆印象最深的是沉管E15的安装过程。这节“两进三出”的沉管安装,也让水下作业的他们吃尽了苦头。

   E15第一次安装时,在浮运的前一天,整个碎石基床突然出现大量浮泥,如若不及时处理,第二天将沉淀成硬泥,阻碍沉管的安装,潜水员必须不停地监测和清淤。当时,为了防止沉淀,潜水员用自制的耙子,在水下持续不断地扰动,阻止浮泥沉淀到石缝中。但水下作业时间不允许太长,动用大量的潜水员轮换上岗最后才解决问题。

   另一次是最后一节直线管节E28的安装,为了找到沉管隧道从西到东最佳的轴线定位,从沉放到安装完成,潜水员一直在水下测量了七八个小时,共测了100多次,才测量完成。

   “海底生物让手臂差点废了”

   郭旭理说,在浅水区域,如果风平浪静,潜水作业很容易。但如果遭遇大风浪,危险系数甚至高于深水区。

   沉管E33是与东人工岛相接的曲线沉管,这节沉管安装区域的水很浅。然而,就在沉管与岛头即将对接的窗口,遇上了6—7级大风,大风大浪让水下作业极其困难。但安装工作迫在眉睫,工期不容耽误。潜水队备齐所有应急救援力量,下水。

   当时,潜水员们用两个磁铁一手一个吸住沉管,“吸一下,走一步,行走十分艰难。”郭旭理说。在水深1米半处,突然一个大浪将一名潜水员打翻到水面,头盔也被打落下来。被一旁的工作人员拉上岸后,他重新戴上头盔后,又一头扎入水中,开始测量,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更加不可预测的危险还是在深水区。水下能见度低、水温低,还会遭遇海洋生物的威胁。

   郭旭理说,潜水队的一名分队长在水下拆除舾装件时,突然感觉有东西咬了他一下,不到10分钟,手指开始发麻,慢慢失去知觉。又过了不到10分钟,小臂开始疼痛,最后出来时手臂已完全无知觉。

   得知情况后,郭旭理立即带着潜水员乘专船就医。入院四五天后,潜水员的手臂才得以消肿,“如果再晚一点,恢复就困难了”。

   1 2 3   

编辑:张晓琪
分享到
 
相关新闻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916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