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守护南海珊瑚林》:当科学成为纪录片主角
【字号: 】【打印】【关闭 2017-10-13 11:01:39    来源: 中国科学报

    上个月,北京卫视纪实频道在黄金时段播出了一部记录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科学家黄晖和南海珊瑚礁生态修复故事的纪录片《守护南海珊瑚林》,中国科协科普部还特别为它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在纪录片总导演、著名的电视科普人赵致真看来,他们的故事绝对配得上这样的“隆重推出”。

    不过,在这个视频时代,绝大多数科学家的事迹在荧屏上基本是湮灭不彰的。“朱光亚先生去世后有关部门想做个纪录片,却难以找到视频资料。南仁东先生刚刚离世,没来得及为他拍一部片子。很多著名科学家都是在去世时才赢得媒体一瞥。”这是赵致真的遗憾。

    “如果后来人翻检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竟然少有科学家的身影,他们会不会失望和困惑?”

    柔情女儿打理南海生态

    看过纪录片《守护南海珊瑚林》的人会觉得,这是个孤独又动人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之一是神秘的南海珊瑚礁。大多数国人从未到过那里,不曾见识过那形貌奇异、色彩斑斓的珊瑚。大自然历经亿万年的鬼斧神工,才造就了那样的海底世界。

    珊瑚不是植物也不是石头,它是一种海洋动物,依靠体内虫黄藻的光合作用存活。在全球3.6亿平方千米的海底面积中,珊瑚礁只占0.2%,但却是25%海洋生物的庇护所。渔业、油气资源与它们的生存息息相关。

    近20年来,海洋环境破坏,污染加剧,再加上过度捕捞、盗采,无数珊瑚虫变成了累累白骨,生态系统遭到毁灭性打击。中国南海拥有全球2.57%的珊瑚礁资源,位居世界第八,它的命运也并未有所不同。

  黄晖和南海珊瑚礁的连接从20年前就开始了,尽管在她看来是一次误打误撞,但自从从事了珊瑚生物学及珊瑚礁生态学研究工作,她便一天也没有停下过。

  从2002年起,她组建的团队发展至今已有将近30人,绝大多数成员的年龄都在40岁以下。很多人问黄晖,她究竟做的是什么。她不喜欢回答珊瑚礁三维结构生态修复、造礁生物增殖技术这样的“行话”,她总说,自己就是在海底“植树造林”。

  珊瑚礁被称为海洋中的热带雨林,这座森林的框架生物是造礁珊瑚,它们的确具有很多植物特性,因此,珊瑚礁的生态修复技术与陆地上的植被恢复很相似。

  简单说,首先要培育幼苗,把小的断肢养成“小树”,然后栽到海床上。珊瑚是附着生物,不能直接在水层中生长,就像树木需要土壤,移植之前需要进行基地改造。可惜珊瑚的生长速度不能和树木同日而语,生长最快的先锋种鹿角珊瑚,1年大概能长10厘米。

  不仅“树木”的生长速度不同,海底作业的进程自然也会放慢很多。每一次深潜,每一次用沉重的工具敲击、固定,都要耗费工作人员巨大的能量。如果遇上风浪的破坏,已完成的进度有可能直接清零。正是因为海上项目的特殊性,这样的方法不可能像在陆地一样大规模推广,只能以点带面,集中建立示范区。目前,在建的有些示范区已经达到了百亩规模。

  黄晖的团队里,参与野外调查和作业的女生很少,每年平均在海上漂3~4个月,多的时候还会超过半年,她自嘲,只有她这样“皮糙肉厚”的女汉子才受得了。

  还有很多人问过黄晖,海上研究有多困难?她总是笑着说:“想那些干吗?”海上研究最怕遇上复杂多变的海况,黄晖坚持从不冒险,但每次遇到不得不返航的时候,她只是心在滴血,“那都是钱呐!”

  在南海海底进行“植树造林”的工程已经持续了10年,但对生态系统的恢复来说不过只是一个开头。“再有10~20年,也许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真正的改变。”黄晖讨厌有人夸大她的工作,可同时她也坚持在自己的世界里保有一份乐观的心态。

  黄晖说,自己还不算太老,现在不到50岁的年纪,至少还可以干十年。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颇为吃香的女导师,不少慕名前来的年轻学生加入她的团队,和她一样,真心喜爱并且享受这份事业。

   1 2 3   

编辑:张晓琪
分享到
 
相关新闻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97990